鹤翾扶风

沉迷兼桑的一个小写手

【和泉守兼定】花一样美貌的兼先生开出了花。(中

以下内容可能让您觉得不适,请谨慎!
梗源百鬼夜行中骨女一节。
花的原型是琴叶珊瑚,是一种名字好听并且十分美艳的花儿ww
花儿根须越扎越深。就像小王子的星球一样,猴面包树的根长得太深太广,整颗星球都会分崩离析。
越写越渣,真是对不住qwq







堀川慌了,润玉一样的脸一下子白了。
好好的兼先生,怎么受伤手入之后就疯了。

但是和泉守攥住他的手扯他看向自己左胸。被利刃切开的伤痕深得惊人,已经被仔细缝合起来。而现在这细线被生生挣开断成几截,伤口处皮肉向外翻开。由于失血过多皮肉泛白,光线不明,看去触目惊心,如绽开的雏菊花瓣。
兼桑…我去找主君和药研君过来。
不必去。和泉守说道。

他颈上、腕上、胸前皮肤漫开几团黑紫,如雪白的宣纸上晕开浓墨,乌云般翻涌在皮肤下,像是古时能止小儿夜啼的恶咒。几条裂纹交汇处突起,皮肉外翻流出殷红血液。这场景如同恶鬼回魂,诡异而妖艳,惊得堀川瞪大眼睛,探出手想触碰和泉守却不敢,生怕身受异变的和泉守一碰就碎了。和泉守皱起眉,伸出手拍拍堀川头权当安慰。
…发芽了。会很可怕,主上和药研…谁都救不了。陪着我吧,国广。

从左胸的伤口开始,他身上钻出叶芽,叶芽迅速长大膨出玉润娇嫩的花苞。那植物的根须似乎顺着和泉守的血脉延伸,吸取他的血液而生,刺破他的皮肉生长出植株来,随着他呼吸而颤动。
他忍不住嘶嘶抽气,那花朵绽开花瓣时每一次细微的颤抖和阵痛在他身上放大百倍,如同旧时伤口被生生撕裂,又浇上烈酒,刺痛不断。和泉守赤裸的上身裂纹密布像是被碾碎了又强行拼贴起来的瓷娃娃,唯有一对与天水共一色的澄澈眼眸透出人气来。

那花开得轰轰烈烈,盈盈地开放在血肉上,开出的花儿也像血一样绚烂。五瓣似红绢裁就的瓣儿拥着金黄的花蕊,一簇簇的开得肆意,恰似一场怪诞却美艳的梦。
传说中有花以白骨和腐肉为土壤,生出月光一样柔软的花瓣,再由鬼神用死者的幻梦和血点染上摄魂乱魄的红。
是为骨生花。






评论(15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