鹤翾扶风

沉迷兼桑的一个小写手

【和泉守兼定】花一样美貌的兼先生开出了花。(上

大概是一个不知所云的小短篇。
重伤的兼先生本体和身体开裂了,上身遍布冰裂纹一样的伤痕。大半夜的觉得怎么浑身痛痒炙热呢就乱挠瞎抓,早上堀川给他换药发现他的伤里长出了花。
私设!!!OOC预警!!!


和泉守兼定今天一直没出手入室。出阵时分心遭了偷袭受了重伤,说是刀身有一道裂痕。
不短,挺深。小国广你请放心,我还是能救回来的。就是修复之后你的兼桑会……暂时变丑一些,养养就变回来了。不怕不怕。审神者这么耿直地说道。
堀川国广守在外面徘徊啊徘徊,逮着个人就问兼先生情况如何。是有多丑呢…多丑他都不嫌弃,他想道。因为他是兼先生。但是要好好照顾他,千万不能让他因为自己变丑了就闷闷不乐啊。
到了晚上,堀川被叫进手入室。
倔强倨傲不可一世的和泉守兼定以他一身红衣、一头黑色长发为傲。现在这一头由堀川日日精心打理的长发被剪短,和泉守换了身素白衣裳,紧闭着眼睛倚在一摞被子上。
审神者一如往日的耿直。她道:你这么颓丧,就像我那里随处可见的高中男生。T恤衫配大裤衩,头发睡得鸟窝似的,再捧一碗泡面就是点睛之笔了。
和泉守睁开眼睛瞪她一眼。他漂亮的脸被绷带缠得紧实,眼睛越发清冷像一潭秋水。堀川为他拂开眼前乱发,怕头发扎到他眼睛。
兼定桑这段时间不能碰水不能乱动,谨防伤口裂开。有劳小国广你费心照顾了。兼桑自己也要注意!好不容易拼起来的呢。差点就碎了,也不知道你当时想干什么。审神者说道。


第二天早上堀川早早起来给和泉守换药。层层叠叠的绷带底渗出一层暗红。这是怎么回事!他吓了一跳。昨晚不还好好的吗——这样会留疤的。
…痒。和泉守看起来很是难受,不敢牵动受伤的皮肉,表情僵硬语气郁郁。
拆开绷带,他发现为什么审神者会说兼桑变丑了。

从额头到锁骨,由上至下由疏至密地遍布裂纹。和泉守皮肤白皙,冰裂纹一样的伤痕重重叠叠,渗出的血珠凝成暗红色,如同古艳诡异的花藤。左边锁骨下是一道狰狞的割裂伤口,伤口附近的皮肤上密布着裂纹。
……很丑?
和泉守的声音嘶哑低沉。整张脸都是暗红的裂纹,面无表情地盯着堀川。堀川倒觉察出和泉守其实心里惶惑不安,好像生怕堀川嫌弃自己。

我的兼先生是举世无双的好刀。待这伤好全了,留长头发,换上新衣服,那时的兼先生一样的绝世风华。
堀川不敢抱这个浑身伤痛的兼先生,俯下身小心翼翼啄他额头一下。
等兼先生养好了伤,我就为兼先生换上盛装。对了,就算是短发的兼先生也很好看!
他支支吾吾,涨红了脸。
……痒。和泉守捉住堀川的手把他的手引向自己胸膛。这把刀身材极好,不由得堀川老脸一红。和泉守指尖冰凉,沾了几抹血迹。
真是的…受伤那么严重还乱想这些事情…。堀川连耳垂都红了。兼先生到底要干什么…

…伤很痒。像是要烂掉。我觉得………





我是要发芽开花了。


评论(15)

热度(78)